红与黑中的玛蒂尔德

简介:主人公于连是小业主的儿子,凭着可以用拉丁文熟背圣经,在当地市长家当家庭教师时与市长夫人(瑞纳夫人)产生私情,事情败露后逃离市长家,进了神学院。经神学院院长举荐,到巴黎拉莫尔侯爵当私人秘书,很快得到侯爵的赏识和重用。与此同时,于连又与侯爵的女儿(玛蒂尔德)有了私情。最后在教会的策划下,市长夫人被逼写了一封告密信揭发他。他在气愤之下,开枪击伤市长夫人,被判处死刑,上了断头台。

本文含有大量主观成分

其实主流观点认为这是一个披着爱情皮囊的政治隐喻小说,还有就是于连对于红与黑的理解,有人说,红是资产阶级革命时期,黑是教会势力猖獗的复辟时期;有人说,红是法国军官的军服,黑是教士的教服;有人说,红是热情,黑是阴谋;而猫组的话,不是很想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解释题目或者讲述文章,只是想写一下那个玛蒂尔德带着一点点疯狂的爱情故事

玛蒂尔德是拉莫尔侯爵的女儿,在上流社会?被惯坏了的女孩子,舞会上的社交王后。又偏偏比周围人更有才智,或者也有可能周围人更倾向于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聊一些不牵扯三观不牵扯争辩的无关痛痒话题,比如“你看,今天天气真好”这些无聊的话题,也难怪会觉得这群完美的人真是无聊。这时候于连出现了,一个家庭教师,对她冷冷淡淡的,反而就显得很特别,尤其是不像周围人那样毫无思想,偏执追求说话得体的样子。况且玛蒂尔德小姐姐是一个十二岁时候就喜欢玛格丽特王后的故事的女孩子(甚至为此戴重孝(她的先祖是玛格丽特王后的的情人,为了让朋友获得自由被斩首,而此时王后藏在倍莱沃广场的一所房子里,派人向刽子手索要情人的脑袋。第二天午夜,她捧着那颗头颅,坐上车,亲手把它葬在蒙特玛尔山脚下的小教堂里)

他们聊多比涅的历史著作和布兰多姆的作品,聊艾图瓦尔的《回忆录》,眼中流露出才华与热诚。她觉得自己是找到了爱情,将自己看过书中对爱情的描写一一和自己的境况对照,愈加确定了这强烈的感觉就是爱情。像是在追求自己平淡生活一种强烈的情感冲动,情绪寄托而寻找爱情,像是爱上了爱情然后才觉得这个情绪可以寄托给于连一样,她写了信给于连,也请他深夜从窗户爬进她的卧房 “我需要跟您谈谈,必须今晚就谈;半夜一点的钟声响时,您到花园来。搬来园丁的大梯子,就在井边;搭在我的窗口上,爬到我屋里。今晚月光会很好,但那又怎样”,(不愧是高贵的玛蒂尔德),看起来像是服从性测试?而于连思考很久之后还是爬上了她的窗,在那个远远就能看到他攀爬身影的月夜。于连认为自己已经得到玛蒂尔德的爱,而志得意满的样子却引起了玛蒂尔德的反感,她的理智为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感到羞耻,或者更重要的是,得到的太过于轻松了,根本没有引起自己情绪的波澜,虽然这就是她预期的样子,但得到的这样轻松,显得于连和其他男人并没有那么大的不同,甚至指责自己居然喜欢过于连这样的人。而于连在玛蒂尔德说话时候也觉得自己痛苦到了极点,甚至一瞬间想要杀了她,虽然并没有真实伤害到她,但,玛蒂尔达小姐姐,前文已经说了,对情绪波动有非常偏执的追求,差点被情人杀掉这样新奇的感觉让她得到一种新奇的快乐,她开始告诉于连她的曾经的恋爱历程,讲的绘声绘色津津有味,像是意在折磨于连,也是因为和他谈话,所以才怀着那么多的乐趣回想自己对别人的些许爱情。前几天于连…痛极生真,甚至也会附和着赞美那些先生的品格才华,坦率而愚蠢,将自己对玛蒂尔德的爱意表现得明明白白,以至于让玛蒂尔德对他的感觉甚至一度变为厌恶,于连对玛蒂尔德确是愈发迷恋,甚至影响到了日常的生活,只能推说自己生病。但再之后,玛蒂尔德也开始怀念和于连的对话甚至无意间的手绘像极了于连的侧颜,她开心极了,这是自己陷入?爱情的证据。大略就是这样的分分合合直到一个俄罗斯贵族教给于连一些策略,大概内容就是让她爱你,要先让她痛苦。效果很明显。甚至这样高傲的女孩子说出了,带走我吧毁了我吧,剪断自己半个脑袋的头发作为自己永远是于连奴仆的证据,哇,真是个疯狂偏执的女孩子,瞬间喜欢上她便是这个原因

她和于连有了孩子,父亲气得发狂但终究还是不忍心让自己女儿去和于连漂泊而且鉴于女儿的言论”如果他死了,我也死,我会为他守灵,我会公开寡妇身份,还会散发讣告“(决绝的像是在复刻奥赛罗),他终究还是给了他丰厚年薪的工作还有中尉的位置。本来这时候看起来一切都完美了,至少是在于连的角度(我的小说是结束了,一切功劳归于我自己。我知道如何让这骄傲的恶魔爱我,她父亲没有她不能活,她没有我不能活。)其实即使故事结束在现在我都知道这不可能是一个喜剧,毕竟,于连之后也不会俄罗斯贵族的教导?玛蒂尔德又是一个,偏爱折磨自己或者折磨别人的人。

当然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瑞纳夫人寄给拉莫尔侯爵一封写于连不太好的一封信。算是毁了于连的光辉前程?于连开枪伤了这个前情人,被关进了牢狱。此时的玛蒂尔德前去维里埃的监牢探望他,为他求情,为他请愿,但这是于连已经发觉自己最爱的还是瑞纳夫人,也可能是对生活失去了兴致,拒绝上诉,一心求死。

他被斩首了

玛蒂尔德捧着他的头颅,一如她的先祖

甚至,吻了那个沾满死亡气息的头颅

终于玛蒂尔德得到了她真正向往的爱情

可十五年后会怎么样呢

她或许会忘掉这些经历,或许会轻轻嘲讽那个年少轻狂的自己

但,一切都遂了她的愿景不是嘛

甚至太过于完美

让我有点怀疑以侯爵那样的地位与身份

于连并不很重的罪责

赦免于连并不难吧

或许

或许于连死掉一切才是完美的,毕竟嘛

这些

可能也不过生活的调味罢了

其实看红与黑小说主要因为一个音乐剧

摇滚红与黑

好听极了,剧情讲的很差

以至于我看了一遍小说

真好我看了小说,这个故事有趣极了

想起了一个梗叫读书人永远也找不到 爱情

因为爱情诗歌所以见到什么都觉得是爱情(

各种小说中都好像能看到自己的缩影

能看到自己的故事

以为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经历其实早有人书写过

甚至比自己经历的更真实

今日是520噢

希望见字诸君都能如愿以偿。